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医药 >

鬼门十三针19章(第十九章 中毒)

2020-04-28 19:56医药 人已围观

简介小说名:鬼门十三针 第十九章 中毒 许 离离摇摇头,脸上写着大写的不信,黎远还要再说 ,身后的雄性鬼尤已经反扑了上来,根本不给他任何的机会。 黎远躲闪了一下,飞快的转进了...

 

小说名:鬼门十三针

第十九章 中毒

离离摇摇头,脸上写着大写的不信,黎远还要再说,身后的雄性鬼尤已经反扑了上来,根本不给他任何的机会。

黎远躲闪了一下,飞快的转进了后面的角落里,把鬼尤引的离许离离所待的洞口远一些。

许离离见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想了一会,招呼上针包,手里捏着鬼心这一个刚养满的针,打算趁着这个鬼尤不注意的时候,去偷袭一下。

因为这鬼尤动作实在是快,黎远专心的对付,没有注意到已经爬出洞口的许离离。

鬼尤几次都抓不到黎远,眼睛更加红,一直张大嘴巴,嘴里的信子左边右边的攻击黎远,速度越来越快,一招一式也越来越狠,恨不得下一个动作,就把眼前的仇人杀死。

许离离找了好几个角度,几次滑手,黎远这时候才注意到她,大叫了一声:“你来干什么?”

被黎远这突如起来的一吼,许离离愣怔了一下,再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鬼尤比她的反应还要迅速几倍,两只前爪挠过来,圈住了许离离两边的退路,转动了一下脖颈,也不管背后黎远的冲击,直接张口就咬向了许离离的头颅。

“啊!”

因为太过慌张,许离离下意识的叫了一声,眼睛闭上,双手抱头护了一下。

没有意料当中的疼痛,等到许离离睁开眼,看见的就是黎远手里的扇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一根细长的骨棒,竖在雄性鬼尤的上腭与舌头中间,正好卡住位置,让它不能动弹。

鬼尤吃痛,舌头与上腭都喷溅出血,同时一股子绿色刺鼻的液体顺着骨棒留到了黎远的手上,顺着鲜红的血液,也不知道是黎远手上受伤流出来的血还是那鬼尤流出来的毒液血液混合体。

许离离稳住心神,没有犹豫,靠着直觉,直接踏上了黎远的肩头,鬼心这一针直对那鬼尤的信子而去!

“噗”

强有力的冲击里,许离离终于忍不住吐了一口血,意识里,也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眼前都是黑的,唯一能肯定的就是,手底下的那鬼尤似乎是动弹的没有那么嚣张了。

等再次醒来,许离离发现自己躺回了自己家的床上,墙上挂着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行走,指向了上午十点的位置。

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乱七八糟的血迹,毒液,还有那不知名的微毒粘液,斑斑点点的弄了一身,闻着像是隔了好多天的饭菜馊透的那种恶心味道。

许离离也不再多想,拿起衣服就准备去卫生间洗澡,刚打开门,一个身影咕咚一声倒了下来,正面朝上,正好能看见黎远青白的脸,全身上下干掉的斑点,似乎也不比许离离身上好多少。

许离离一愣,这黎远像是在门外坐了一夜的样子,后背抵在门上,才会她一开门就摔倒了下来。

这是中毒了吗?

许离离有点不确定,不过这青白的脸色,乌青的嘴唇,看着也不像正常人的样子。

救不救这个问题在昨晚黎远接二连三的救她之后,已经升级成了如何救这个问题了。

鬼门十三针原本就是中医里面的一类门科,所以当初学针的时候,许离离有接触多一些中草药和针灸疗法,不过都是些最浅显最简单的,解毒这个能力,许离离自信没有。

这时候送到医院抢救,黎远身上中的毒一定是医院那些西医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加上她还没有确定这黎远到底是人还是鬼,不要好心办坏事,到时候黎远被抓起来当珍稀动物研究去了。

想了一下,许离离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把人搬上了床,脱掉了外衣,里面的衣服还能勉强进被子里,之后在后院里自己捣鼓了一些金银花之类的她能想到能解毒的草药都放了进去,一大锅放炉子上煮开,强行给黎远灌了一碗,之后把剩下的还放回炉子上煨着,自己拿了几件衣服,去了卫生间洗澡。

因为家里有外人在,许离离洗的特别快,冲洗了一遍之后,就急急忙忙的出来,换好衣服出来,黎远还睡在床上一动没动,连脸色都没怎么变。

许离离在黎远的床边坐下,苦思冥想了一会,到底该拿黎远怎么办的时候,篱笆围起来的大门被敲了两声。

“离离,你在家吗?”

这个声音,应该是徐志。

许离离的眉心皱成一个大疙瘩,马上就想到,肯定是昨天黎远那一通胡说八道,偏过了隔壁的婶儿,转而就把话传到了徐志他妈耳朵里,在之后今天,徐志就上门来看看许离离带回家的奸夫了。

“徐志,你今天没上班?”

许离离不笑起来的时候,就是一副冷脸,加上徐志心里原本就有疑问,就算平常许离离也是这样对他说话,他也直接想象成,许离离果然有了男朋友了,对他这个追求者更加不耐烦的神情。

所以许离离算是打招呼的这一声,徐志迟迟没有回答。

许离离见徐志这样,心里有了个大概,怕他误会,又希望就这么误会,气氛尴尬,所以不得不找点话题扯开。

“你给我拎的猪肉,钱我昨晚转给你了,你收到没有?”

这话说出来,徐志的脸色又变了变,几乎是摇摇欲坠的回许离离。

“没事,我那肉是专门给你的,不要钱的。”

“你知道我做什么的,不缺钱,你就收了吧。”

许离离摆摆手,不过脸上还是没有笑意,狭长的眼睛在冬日灰白的天光下面,看着就显的更加冷,冻的徐志透心凉。

“离离,你...”

徐志张了张嘴,他追许离离有很长的几年了,也知道她做的什么工作,只想着,这种危险的活计在许离离有朝一日嫁给他之后,她可以放下心里的东西,好好的过日子。

他知道她不缺钱,所以每次送来的东西都是能表心意比较贴心的,绝对不往贵的送,甚至有时候帮忙去买袋一块钱的盐,许离离都分的清清楚楚的当晚转账给他。


Tags:

广告位
    广告位

本栏推荐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08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